00二年三月

親愛的同學:

你們好,春節快到了,在這裡樹華的義工們,向你們表示節日的祝賀,身體健康,學業進步。

樹華踏入了第七年,每一年義工們,在國內和國外,同樣的辛勞地為樹華基金的獎學金而努力工作,盡最大的努力,把獎學金送到該受獎的同學手中,這是一件不容易的工作在國外的輔導人貢獻他們寶貴的時間,和受獎同學通信,鼓勵同學奮發向上。尤其最艱巨的工作是每年樹華為受獎同學們,費盡心力,籌措獎學金。幾乎每位義工的精力,完全貢獻出來,就像辛勞的父母一樣,我們要同學們知道,樹華受益人不只是同學們,也是海外樹華支助人和義工們,因為我們都感受到每一個環節的工作所發出的光和熱。

同學們,樹華的獎學金,完全是熱心為祖國教育的海外僑胞的捐贈。樹華的運作,也是所有工作人員,義務無報酬的結果。樹華的希望,就是你們能努力向學、求取知識、在將來踏入社會,同樣地有一分熱、一分光,為家庭,為社會作出同樣的回報。如果樹華受獎的同學,能有這個志願,將來只要有機會實踐,那就是我們最大的安慰了。

受到樹華六年獎學金的同學,2002年的暑假,就離開我們了,有的升大學,有的投入社會,開始未來獨立的生活。在這裡,樹華再一次向你們作臨別的祝福。保持勤工儉學的精神。步入社會開始工作的同學們,比上大學的早一步,成為社會的主幹,希望你們能用智慧,成為有用的精英,就如一位輔導人所說:“教育最不可缺的是心胸寬大、尊重自己、尊重別人,增長在功利之外的德智修養。日子久了,自會有落腳點,幸福感。”

一年一度的樹華通訊,也是我們艱巨的任務,每年都收到不少寄來的文章,而且非常高的水平,有些同學,並且在當地的報紙上已經有被選上的作品,這麼多,這麼好,怎麼辦?真是一大難題,所以,把太長,實在無法登的,都忍痛拋去。在短一點的,仔細觀摩,把能表現樹華同學,艱苦奮鬥,反映生活的,感動得讀下眼淚的選出來,給大家欣賞,也給大家作為一個鼓勵。另外,在國外也有很多年青的僑胞,義務的教導中文,大部分青少年,也在學習中文,我們也特地選了些這裡的文章,給大家分享。

樹華,就靠著國內、國外一群熱心為中華民族而負出他們心力的朋友,無私無怨地而建立成長起來,它仍然很脆弱,經濟要靠每年義工們努力的募捐,人力靠義工勤奮的付出,沒有得到國內和國外一點的輔助。樹華的工作,就是一種回饋社會,樂於助人的精神。樹華的精神,已經得到共鳴和回應。有些同學在自己家庭或環境上得到改善后,特別的寄信來,將獎學金退回來,要把它轉給更需要的同學,並且更希望的同學,並且更希望永遠和樹華聯系和通訊。這是多麼感人,也證明了我們的努力沒有白費,這樣的同學,勤奮向學,有良知而無私,就是我們的希望,也是中國未來的希望。同學們,讓我們一起努力吧!我們深為上大學的學生驕傲。其中有清華、北大、南開和科大,這表示,鄉村的孩子有多麼優秀!他們在沒有額外補習,沒有足夠營養,還得幫忙農務的情況下,仍能進入第一流的大學,願各位……、我們一樣的為這些學生驕傲,早日自立,回饋社會。

 

巴爾扎克的故事

 


               陳宣權

 

巴爾扎克是法國人,他寫了許多小說,成了有名的作家。成功以后,他慢慢驕傲起來。待人愛擺架子,做事輕率武斷。

一天,一位滿頭白髮的老太太,前來拜訪他。一進門,老太太就拿出一本破舊的小學生作文簿,送到巴爾扎克面前,微笑著說;:“親愛的巴爾扎克先生,請你仔細看看這本作文簿。”巴爾扎克接過來看,老太太接著說:“請您告訴我,這孩子的作文水平怎樣?他將來前途如何?”

巴爾扎克很奇怪,瞧了瞧作文簿,又看了看老太太,忍不住問她:“您是孩子的母親?還是奶奶?”

“都不是,先生。”

“那一定是孩子的親戚?”

“也不是!”老太太一直搖頭。

“好,巴爾扎克十分肯定地說:“恕我直言,你看這孩子寫字潦草,說明他態度馬虎草率;再說,他文句不通,說明他學習不用功。可以斷言,這孩子將來一定沒有出息!”巴爾扎克越說越得意,聲音越高。

“真的嗎?”老太太驚訝地說:巴爾扎克先生,可是,您現在不是大名鼎鼎的作家嗎?怎么,您沒有認出自己的筆跡嗎?這就是你當小學生時寫的作文呀!”

“啊,原來是您呀,敬愛的老師”巴爾扎克滿面羞愧地站在老師面前,恭敬地說:“謝謝老師!真想不到,几十年過去了,您還保留著我童年時的作文簿。今天,您又為我上了深刻的一課。”

老師欣慰地說:“唉,我只感到,過去的工作沒有幹部完,今天也算了卻了一件事。”

從此以後,巴爾扎克就變得謙遜起來,待人和氣親切,做事認真細致,小說也寫得更精彩!

摘自<菲律賓華文教育通訊>

 

哥哥告狀會我

陳翎

從四歲半開始,每個星期六我就被安排在洛杉磯西區中文學校的注音班上課,媽媽因為哥哥在這個學校上學而被選為義務校長兼做校工,周末在學校裡忙來忙去,沒有時間管我,就把我放在初級班教室後面的一張圓桌當旁聽生,其他大哥哥大姐姐則是一個人一張學生桌。

至今我還記得從半開的教室門偷偷溜進去的情景,小手握著有花紋的鉛筆,另一隻手拿著注音符號的墊板,沒有人注意到我,在我小小的心靈中,那時候的教室好象特別大,老師很親切也分給我一份講義,我跟著大家一起念,卻沒想到每次考試都全班第一,於是特別通融讓我變成正式的學生,開始了不曾間斷至今已經十三年中文學習的快樂時光,我說學中文很開心,完全沒有矯情,是真正的感覺。

我喜歡考一百分老師給我的小橡皮擦和可愛貼紙的獎品,我也喜歡中午下課後,哥哥和我看誰考得好,誰就可以選擇上那兒吃午餐的權利。

因為喜歡就容易學,上中文學校對我從來不是痛苦的事情,除了不得己的一兩次外,我總是拿全勤獎。我講的中文沒有口音,好幾次被別人問說:“你幾歲的時候來美國?”問得我很奇怪,其實我是在美國生的,只有在四歲的夏天回過一次台灣,我的中文都是在美國的中文學校裡學的。當然,這要感謝這麼多好的中文學校老師,這麼認真的教導我們,這麼有趣的中國歷史文化,使我保持高度學中文的興趣,我也喜歡唱中國兒歌、背唐詩、看國語連續劇、讀中國童書和漫畫。

每次我看了古裝的連續劇,說起話來就變成了很有學問的文言文了,記得小時候看包公案,看到有冤情的人攔轎告狀,於是我就在爸爸下班的時候在車房前的道上攔車告狀,爸爸問我狀告何人?我的狀子上歪歪斜斜的寫著,“民女陳翎狀告哥哥”,問我冤情何在?我說:“哥哥罵我笨。”爸爸答應把他發配到邊疆去,去上大學,我才破涕為笑。

學中文更讓我了解自己的根,也容易和爸爸媽媽溝通,至少我不會把帶狗出去走走,說成當走狗,把今日公休當成今天是祖父休息的日子,把很矮的人說成很短。

 

讀樹華小天地有感

貴州  何正旭

 

我認真的讀了幾遍這期的樹華小天地,我的思想得到了一次洗禮。

原以為自己是個農村的女孩,自己的將來不會太輝煌,太美麗,生活也只能平平淡淡;人生也只能庸庸碌碌。在許多世事的認識上,還很淺薄。

小天地告訴我,應當怎樣去創造生活,享受生活。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都能給我們帶來快樂,都能從中得到啟發。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們應該珍惜生命,在短暫的生命歷程中,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不虛度青春,讓生命黯然失色。作為二十一世紀的青年,我們要奮發學習,但也要掌握正確的學習方法,一點一滴的積累,能大膽的去異想天開,努力探索;作為二十一世紀的青年,我們要樹立遠大的奮鬥目標,無論在何時,都要心系祖國,時刻不忘自己的根;作為二十一世紀的青年,我們應當永攀科學高峰,崇尚科學,遠離迷信。

無論自己生在書香門第之家,還是生在貧苦的農民家庭,只要努力學習,抓住機遇,朝氣蓬勃的去迎接每個初升太陽;只要有一顆年輕執著的心,懷有遠大的抱負,我們定能創造出屬於自己的一片天地。

 

濃濃的父愛

 

山西省太原市新城初級中學

    

 

人常說世界上最偉大的,最無私的愛莫過于母愛了。古今中外,許多文人墨客以詩詞來贊美它。我也不例外,可更多的是在贊嘆母愛中,我更贊嘆那濃濃的父愛。

我的父親是一位極普通而又平凡的農民。由於家境遭遇的不幸,我將近二十的大哥,在小的時候:因為因一次醫療事故導致殘疾,母親背著他四處求治,積勞成疾,也患上了嚴重的由甲亢引起的心臟病。家庭的負擔就落在我這僅有1。65米,瘦小的父親身上。我的家中也從此失去了往日的快樂與幸福。父親既要種田,又要隔三差五地為母親、哥哥求醫治病。學生的家庭負擔,經濟負擔都壓在父親身上,弄得他喘不過氣來。由於長年艱熬,父親的性格變了,原前在我心目中父親由活潑幽默變得沉默寡歡了。我經常看到剛毅的父親眼圈發紅,眉頭緊鎖。生活在這種家境中的我,一回到家就再也快樂不起來了。我原來又膽小,經常在背地裡為母親和哥哥的病不能治愈而憂傷,落淚。細心的父親從我的神情中似乎發現了什麼,為了使我不受傷害,只要一看見我,就強作顏歡,微笑著向我問長問短,尤其是關心我的學習,抽時間來陪伴我,和我聊天,有時還要給我講一些有趣的笑話,自己小時候如何與困難作鬥爭的故事。從父親的話中,我仿彿領悟到了什麼……

記得有一次,即將快期中考試了,一下學,我回到家中,正趕上哥哥抽羊角瘋媽媽也因勞累傷心過度,心臟病復發了,整個家中忙成了一片,父親一邊救治哥哥,一邊又為媽媽喂藥。看到此景,我嚇呆了,久久地原地站立著,“孩子,快來幫忙。”頓時,我耳邊傳來父親溫和的話語,這時我才明白過來。可能是急中生智。我趕忙放下書包去喊人,叫大夫。經過一陣的忙碌,家中又恢復了平靜。父親一把拉過我,把我緊緊摟在懷中。只是喃喃地說:“今天多虧了你,以後見到這情景,千万別慌張,習慣了就好了。”聽了父親的話我只點了點頭,淚水又止不住地順著臉頰流下來。

我的父親就是這樣,病了有他守著我們,雨中有他接我回家,有了困難,我總是第一個想到父親,向他傾敘,有了成績,我總是先向他匯報。父親濃濃的愛哺育著我,激勵著我,成了我生活、學習、中的引路人。

我愛母親,但我更愛無時無刻關注我的父親。我真想大聲告訴別人,母親是偉大的,父愛更是偉大的。

指導老師:秦春娥

 

拾饅頭的父親

 

寧夏石嘴山市第一職業中專學校

二○○○級微機班   郭萬軍

 

14歲那年,我考上了全縣城最好的中學。聽人說,考上這所學校就等於一只腳邁進了中專。父親欣喜不已,千叮嚀萬囑咐,希望我將來能考上中專。

恰巧這時我家在縣城的一個親戚要搬到省城去住,他們想讓我父親去幫忙照看一下房子,還給父親建議說在縣城養豬是致富路子,因為縣城人多,消費水平也高,肯定比農村賣的價錢好。父親欣然答應,一來這確實是個好法子,二來在縣城還順便照顧一下我。

等我在中學讀了一個學期后,父親在縣城也壘好了豬圈,買來了豬崽。我平時在學校住宿,星期六的時候就去父親那兒過夜,幫父親照料一下小豬,好讓父親騰出時間回家去推飼料。

豬漸漸長得大起來,家里的飼料早已吃個精光,親戚送給我們家的飼料也日趨減少。買飼料吧,又拿不出錢來,父親整日顯得憂心忡忡。

我也愁在眉上急在心裡,但也一籌莫展。有天我去食堂打飯時,發現許多同學常常扔饅頭,倒飯菜,我突然想到,把這些東西拾起來喂豬不是挺好嗎。 。

我回去跟父親一說,父親高興得直拍大腿,說真是個好主意,第二天他就去拾饅頭剩飯。

我為自己給父親解決了一個難題而竊喜不已,卻未發現這給我帶來了無盡的煩惱。父親那黑乎乎的頭巾,髒兮兮的衣服,粗糙的手立即成了許多同學取笑的對象。他們把諸如“丐幫幫主”、“黑橡膠”等侮辱性的綽號都加在了父親頭上。

我是一個山村裡走出來的孩子,我不怕條件艱苦,不怕跌倒疼痛,卻害怕別人的歧視。好在同學們都還不知道那是我的父親,我也盡量躲避著父親,每到他來時,我就躲得遠遠的。但我內心害怕被別人識破和歧視的恐懼卻日復一日地劇增。終於有天我對父親:爹,你就別去了,甭叫人家都知道了,會嘲笑我……

父親臉上的喜悅一下子消失了。在漆黑的夜里,只有父親的煙鍋一紅一紅的,良久父親才說:我去還是去吧!不和你打招呼就是了。這些日子,正是豬長膘的時候,不能斷了糧的。

我的淚就落下來。對不起了父親,我是真心愛你的,可你偏偏在學校裡拾他的饅頭,我默默地讀書,相安無事。我常常看見父親對著張貼成績的布告欄發呆,好在我的成績名列前茅,可以寬慰父親的,我想。

1999年的冬天,我期末考的成績排在了年級第二名,而縣還發表了許多文章,一下子名聲鵲起。班裡要開家長會,老師說:讓你父親來一趟。

我的心一下子就涼了,我不知別人知道那拾饅頭人就是我父親時會怎樣嘲笑我。伴著滿天風雪回到家,我對父親說:爹,你就別去了,我對老師說你有病……

父親的臉色很難看,但終究沒說什麼。

第二天,我挾著風雪衝到了學校,坐進了教室。家長會開始了,鼓掌聲和歡笑聲不斷,我卻一直焉焉呆呆,心裡冰涼得厲害。父親啊,你為何偏偏是一個農民,偏偏在我們學校拾饅頭呢!

我無心聽老師和家長的談話,隨意將目光投向窗外。天哪!父親,我拾饅頭的父親正站在教室外面一絲不苟地聆聽老師和家長們的談話,他的棉襖上落滿了厚厚的積雪。

我的眼淚就嘩嘩地流了下來。我衝出教室,將父親拉進來,對老師說:這是我爸。一下子掌聲雷動……

回去的路上,父親仍挑著他撿來的兩桶饅頭和飯菜。父親說:你其實沒必要自卑,別人的歧視都是暫時的,男子漢,只要努力,別人有的,咱們自己也會有。

以後,同學們再也沒能取笑過父親,而且都自學地將剩飯菜倒進大木桶里。2000年金秋九月,父親送我來省城讀中專。我們鄉下人的打扮在絢麗繽紛的校園里那麼扎眼,但我卻心靜如水,沒有一絲怕被人嘲笑的憂慮。我明白,在這個世界上,歧視總是難免的,關鍵是自己要看得起自己。正如父親說的那;別人的歧視都是暫時的,男子漢,只要努力,別人有的,咱們自己也會有。

 

我的家鄉美如畫

 

青海省化隆縣德加鄉初級中學初二(1)班魏蓮慧    

 

我的家鄉在世界屋脊之稱的——青藏高原上,它是一個美麗,可愛的小山區,她像媽媽一樣哺育我們,哺育著勤勞、善良勇於艱苦創業的父老鄉親們。它在一年之中變化無窮,猶如一幅幅美麗的畫卷,展現在人們眼前。

春天,整個大地開始蘇醒,萬物恢復生機時,我的家鄉充滿活力,像一位活潑可愛的小姑娘似的,花枝招展地盡情的舒展著自己的舞姿。

湛藍的天空間,遠處的青山,山坡上小草偷偷地從土裡鑽出來,嫩綠,嫩綠的,在明媚的陽光的照射下張開了她那活潑、可愛的笑臉。一些小生靈也在此刻誕生了,它們在那萬物恢復生命的瞬間里不斷成長。村莊中一排排高大的白楊樹,一行行井然有序的柳樹,展開了它們那柔嫩的枝條,上面發出了綠油油的毛芽,在陽光的照射下不斷舒展。古語說“一年之計在於春”,遠遠望去,在那坦蕩如砥的田野裡人們正在辛勤地耕種。

夏季,在萬里無雲,陽光燦爛的天地間,植物孕育青春的果實,滿山遍野、萬紫千紅的花爭妍鬥艷,五彩繽紛的蝴蝶穿梭于花叢之間,傳播著花粉,醞釀著蜂蜜。山頂上,山腰里開遍了油菜籽花,彷彿鋪上了黃色的地毯。村中的白楊樹和柳樹這時展開了葉子,像綠色的寶石掛滿枝條,在明媚陽光的照射下,微風一過發出耀眼的光芒。站在山坡上鳥瞰家鄉,它就像一片綠色的汪洋大海,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一閃一閃的綠光。

秋天,秋天,天那麼高,那麼藍,藍藍的天上飄著几朵白雲,天地間一片金黃。山坡上滿山遍野的花都開始凋謝,小草開始變黃,田地裡金黃的果實掛滿枝頭。白楊樹和柳樹的葉子在隨風沙沙……作響,好像在歡送給大地添上美的一切,是那樣的深沉,充滿著流戀忘返,依依不舍的情調,又彷彿是在慶祝豐收,是那樣的歡快,充滿著豐收的喜悅。

當您生活在春天充滿活力、在夏天宛如一片汪洋大海,在秋天充滿豐收喜悅的小天地間時,您不會不感到驕傲與自豪吧?當您置身於這樣一個美麗如畫的天地中時,您有沒有想到創造這些美景的開創者呢?他們就是——勤勞、熱情、善良的父老鄉親們,是他們開創了家鄉美如畫的今天。讓我們繼續繼承他們的光榮傳統,用我們勤勞的雙手與智慧開創家鄉美好的明天!

指導教師:趙忠泰

 

  

邵強

 

我們城市的郊外,    

也許不值一提,      

沒有詩意,也沒必要  

把它搬進詩句,     

                       

沒有成片的白樺林,  

沒有油漆剝落的長椅,

沒有落葉舖洒的小道,

沒有樹影斑駁的林蔭  

——從不為人們記起

 

有一天,

&風沙掠過我們的頭頂,

城市遭受洗禮,

忽然有人探出頭來問,

我們城市的郊外在哪裡?

    一片荒沙千里!

(感於沙塵暴,想要呼籲……)

 

除了奮鬥,我別無選擇

山東臨邑胡雪梅

 

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普通得可以被遺忘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里。同時,我又是一個幸運兒,在我身上,交織著道道深邃的目光;在我肩上,負荷著種種沉重的期待;在我心裡隱藏著聲聲鏗鏹呼喚。

父親整日與晨曦同出,在驕陽下將那豆大的汗珠連同殷切的希望一同播種在希望的田野上,然後與落日同歸。當我從他手中接過那皺巴巴的鈔票時,那雙眼睛中彷彿是道美麗的極光,但又籠罩著一層深深的灰霧,極光正欲沖破灰霧,形成悲喜交加的光暈,此時,我信念堅定:除了奮鬥,別無選擇。

麥田裡甩一把苦咸的汗水丟掉鐮刀的一剎那,飛快運轉的機輪已轉過一個又一個科技革命時代,連不認字的父親都驚嘆:“為啥變化這麼快?”我不敢怠慢,我不敢怠慢,必須赶上歷史轉動的列車,因為我不只是一個家庭的分子,更是一個社會的分子,二十一世紀需要我們,科學建設需要我們,國防更需要我們保衛。為了祖國的明天,我願用全部聰明和智慧,去建設祖國。可僅憑現在這點知識,絕對不可能實現。我無路可走:除了奮鬥,別無選擇。

生於農村我無憾,生於發展中國家我更無憾。落後,不正是我們奮發向上、積極進取的動力嗎?我們想要擁有一切,全在今天拼搏的汗水之中。唯有奮鬥,我才能實現父親的夙願;唯有奮鬥,才能實現報效祖國的遠大理想。

奮鬥,是普通的我實現一切目標的堅實階梯;奮鬥是普通的我實現人生價值的唯一出路。

除了奮鬥,我別無選擇!

 

我曾經經歷過;

李國強

 

我從出生,就注定與一種充滿銅臭味的東西——金錢結下不解之緣,雖然,我沒有大量的擁有它,也不能創造它,看起來我好像失去了談論它的資格,但我要對它發言,因為我已經17歲了。

自從我降生在鎮上的那間產房裡,就給母親帶來許多麻煩,然後隨著我漸漸長大,麻煩就更多了,由於我剛出生時,家鄉收成不好,母親由於營養不良而供奶不足,當時我們那沒有奶粉賣,我只好喝米湯,偶爾村長進城,全家會把省吃儉用的糧票或菜票,求人家給買一些奶干(搗碎用開水沖泡和奶粉差不多),長大後,我體質很弱,打針吃藥不斷,有時我甚至懷疑是醫生故意不除根,每次醫藥費雖然不超過十塊,但加上預防針和藥物就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從我懂事開始,我就是個沒有零用錢的孩子,每逢春節,雖有親戚給我壓歲錢,但父母是代我們保管的。於是在我的腦海裡,對它是淡漠的,雖然我也知道,那種花花綠綠的紙能換來甜果、玩具、小人書,但是我從沒想過擁有自己的錢。因為,那時用錢是按需索取,憑證支付的。

上小學五年級時,同學們一個個都騎上了自行車,我很想也有一輛,可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多看一眼同學的背影,突然有一天,母親對我說:您爹給你弄自行車去了。我清楚地記著那是我的生日,父親很早就起床,借了別人的牛車,去他的一個遠房親戚那,因為那親戚家有一輛他在五十年代當郵遞員時的自行車,現在人家退休了,孩子們也有了稱心的工作,想處理一些舊東西。由於來回有七十多里,又不是公路,所以父親很晚才回來,我看著那輛鏽跡斑斑的自行車,竟也十分高興,終於有一天,我發現母親珍愛的象牙梳不見了,那是我家裡唯一最值錢的東西,當時我一切都明白了,那年期末,我又考了第一。

到了初中,考試都是到鎮上的,如果步行,最少要1小時,還有體質弱的到考場氣喘吁吁,影響成績,老師便讓騎車去,當我看到同學們的自行車後,便感到一種雞立鶴群的感覺了。

初三的時候,非常偶然地得到貴會給予的機會和慷慨的幫助,使有機會繼續深造,完成我們全家的願望。

寫到這裡,我突然感到我的經歷和父母有著微妙的關系,很大程度上是父母決定的,但我相信未來是美好的。

 

我的爺爺

孫凌雲  

 

今年清明節那天,我和爸爸他們一同去給爺爺掃墓。墓前,我向深深懷念的爺爺叩了三個響頭。唉!爺爺離開我們已經兩年多了,可他的音容笑貌,和我朝夕相處的生活情形,卻清晰地印在我的腦海裡。

爺爺的身材並不高大,瘦瘦的,看起來卻很有精神。走路時,爺爺總愛吟吟詩、誦誦文,是一個性格開朗的老人。

記得從我三歲起,爺爺就經常帶我去放牛。水草茂盛的河灘上,爺爺每天都用小木棍在沙地上教我識字、寫字;河邊上,爺爺讓我找來一些形態各異的小石子,教我數數、分類;牛背上,爺爺搖頭晃腦地教我吟詩、誦文;黃昏牧歸的路上,爺爺便讓我把他教我的詩文背誦給他聽,我便會毫不費勁地背出來。爺爺聽後,嘴角總掛著笑容。其中有一句詩我記得很清楚:“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當時,爺爺隨口說出的這句話,我並不太理解,只覺得挺有道理的。可現在懂了許多,還讓我受益非淺。平日生活、學習中,我常常用來勉勵自己,告誡自己。

和爺爺一起,做任何事情都得講規矩,就連吃飯規矩也多多:碗怎樣端,筷子怎樣拿,板凳怎樣坐,吃多少就盛多少,碗裡不能剩飯菜,好吃的菜多留點給別人……我有時沒能做到,爺爺便會毫不客氣地批評我:不懂規矩,就是沒有教養。”

爺爺很愛看書,他讀書時會呀呀唸個不停,像唱歌一樣,看起來很漫不經心。可是看完後,卻能一口氣把一部厚厚的傳書說完。裡面的人物、情節差不多都講得清清楚楚,甚至連裡面的詩句幾乎能一字不差地道出來。我十分佩服地問爺爺:爺爺,您怎麼把那本厚厚的書背出來了呀?爺爺撫摸著我的頭,笑著說:“孩子,我可背不出來喲,只不過是讀書時多用了點心,罷了。”咦!爺爺竟和我謙虛起來了。但幼年的我並不這樣認為,只是笑著點點頭。

在我眼里,爺爺是個平凡而可親可敬的老人。我很慶幸,我有這樣一個爺爺。我為他感到驕傲、自豪。然而事與願違,不幸的事情終於發生了:就在1995年,我們的家鄉遭受了百年不遇的水災。爺爺得了一場大病,竟一病不起。病床上,他依然堅持自編了一份五百多字的《自傳詞》。並給我家、叔叔家、伯伯家、姑姑家都各抄了一份,共八份。詞中概括了自己坎坷的一生,並告誡後代做人要清白、正直。這是爺爺給我們留下的唯一的遺產——它是爺爺血與汗的結晶。

1998917日下午345分,爺爺閉上雙眼,和我們永別了。享年八十。可爺爺卻永遠活在我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