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八年三月

 

亲爱的同学:

 

我们的树华奖学金自1995年成立以来,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第一年里,我们的奖学金发给了266人(分在25省区),第二年我们的受奖学生增加为629人,今年我们还会再增加名额。

其实我们对每位同学不再陌生,因为在申请时我们已从照片和自传中得知你们的概况。但是为进一步实际考察你们的需要,也为我们日后更有效地提供服务,基金会决定要亲自到同学们的家中察访。19979月,连淑惠,赵厚尧,李自浩,左钟秀,马有志,韩宁,刘敦智和赵耀渝,一行八人终于成行,我们选择了三个访问地点:内蒙的扎兰屯,宁夏的吴忠市以及贵州的几个乡镇。

在访问中,我们见到了三十多位同学,留下深刻印象,对各位老师校长们的热心,尤其感动,令我们有信心再继续为你们工作下去。可惜路途遥远,无法让所有得奖的同学们也见到我们这些在海外关心着你们的大朋友,现在我想借这个机会介绍一下我们基金会的组织。

这个基金会的成员,基本上都是身在海外心在中国的人,他们都热切地盼望祖国能早日强大起来,并对教育的重要有着共识,首先由张笑枫女士慷慨地捐出了一笔钱作为基石,然后基金会才逐渐地成立与扩大,并不是所有参予的都是有钱人,有些人自己收入菲薄,却也每月抽出十元来奉献,使我们感到这的确是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如今,也有国际知名人士加入了这个基金会,譬如:得过经济学偌贝尔奖的哈山尼先生,还有数学权威陈省身博士,桥梁专家林同炎博士,前清华校长徐贤修先生以及哈佛大学杜维明教授也是我们的顾问,而我们的评审委员们也都是在美国一流大学教书的教授们所组成。当然国内许多的老师校长们,为我们发放表格,推荐学生则更是我们基金会最重要也最为仰赖的成员。

我们对同学们别无所求只希望你们好好努力抓紧学习,将来对自己的家乡做出贡献。目前,我们则希望你们用心把寄给你们的表格仔细地填好,尽量不要去麻烦你们的老师。

过去我们遇到过信件无法寄达的困难,因为你们的地址写得不够准确,所以如果你的地址有变动时,请一定要随信附上的地址更改表认真填写并寄回(如没有变动,就不必填写)。我还想再一次强调:奖学金只是为了给你念书用的,不该移作他用,我们非常了解你们的父母老师校长们都给过你们极大的帮助与支持,但你们目前唯一可以报答他们的就是努力学习,以便将来对国家社会有所贡献。如果你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成绩,我们会尽可能支持你到高中毕业。

希望你一直跟辅导人保持联系,也别忘了按时寄回该寄的表格。

 

祝你们学习愉快!

树华教育基金会? 于美国加州

 

民族小英豪

庄因

(美国斯坦福大学中文教授)

 

前年,树华基金会正式成立。几位湾区的朋友都是该会的发起并实际赞助人,他(她)们投入极大的精神、财力、时间,就为了支持帮助中国各省农村(尤其是偏远地区)有心向上但志不得申的穷困儿童,让他(她)们可以心无牵挂地去接受完整教育,怀着对中华民族的深敬及对于炎黄子孙的无限热情,这些朋友作出了暖人心肺、令人感佩的豪举。

基金会邀聘我作为录取了的奖学金申请人的门头儿(MENTOR)我欣快地答应了。他们分配两名学生给我,都是品学兼优但家境着实困苦的孩子。跟他们通信了以后,使我深知这些身在穷扼环境中的优秀中华儿女,是如何地等待我们的关怀照顾和鼓励。我曾经与其他数位身为门头儿的负责人交换过意见,他(她)们同样认为这些善良优秀的民族小英豪们太可爱了,也太可同情了。

我自幼就背井离乡,在中日战争的硝烟烽火中随家四处漂流,虽说当时的生活环境不若目前申请奖学金的某些学生那么艰苦,但风雨艰难我早已身受。我籍书信和两位同学通信,当这样的管道建立了以后,我更以过来人的身份,大力描述中国历史上困学成名的人物故事,以及我个人的战乱流离生活经验来鼓舞他们。我特别提到义丐武训的故事,勉励他们人穷而志不可短,必需以大无畏的精神接受穷苦的磨炼,培养自己一份仁厚宅心,扶弱济贫,心胸宽广,乐善好施,去贡献家国,去辅助别的身陷困境中的人,这样才是中国日后真正的栋梁。

树华基金会全人的热诚可感,他们最令人肃然起敬的方面,是他们不求闻达、默默奉献、又不计名利的坦荡胸怀,及深明大义的民族高远情谊见识。他们毅然舍弃了对中国大城巨邑中的儿童的关照,而远赴穷乡僻壤,去悉心辅教在艰苦之中成长的民族幼苗,单纯而诚挚。我在抗日战争期中,身为一个流浪儿童,学会了一首儿歌民族小英豪,其中有这样的几句:

年纪小,志气高,身体强,本领好,我们,是在炮火下长大;我们,要做民族的小英豪。

中国在强大,中华民族在成长,让全世界各地的炎黄儿女携手并进,贡献一己的身心,来帮助这些国家未来的主人吧!这些民族的小英豪,他们无需再在炮火中长大,我们且对他们伸出亲族血缘的手,帮助他们成长,通过艰难困苦,他们一定终会是人上之人的。

 

 

树华小天地

编者的话:<<树华小天地>>这次刊出的是内蒙一位名叫于春梅同学的作品,我们曾经在去年九月份访问过她的学校和家里。以后我们每次将刊登同学们的作文、自传、作品或来信,希望同学们踊跃投稿(限500字)

 

 

于春梅 现就读于成吉思汗中学

 

在喧哗的街上,我拼命的奔跑,我看不清任何人的面孔,也听不到嘈杂声望望身后,那个围红围巾的姑娘还在追我,那么快,那么急,象一阵风吹来,一个念头闪过:对,我得甩掉她!我急忙穿入人群,回头往远处一看,那个红围巾在那儿张望,显然,她已经不知我的去向,我的心象一块石头似的落下来,稍微平静一会:呀!好险哪,总算甩掉她了。

我无心去欣赏街上五光十色的商品了,只是默默向前走,这时,前几天在街上发生的事又浮现在眼前。

那天,我被道旁的书摊上一本<<故事王国>>吸引住了,我指着这本书问这书多少钱?卖书的是一个围红围巾的姑娘,她微笑着说不贵,3块钱。我付了钱,拿起书走了。

后来,我忽然发现她多找了我一块钱,我刚想回去还给她,可又一想他们卖书的一天挣多少钱,一块钱算得了什么!于是,我打消了去还的念头。谁料,今天又遇见红围巾她一定想要回她的钱,现在想起来,我真后悔,如果那天给了她该多好啊!

突然,我发现那个红围巾站在我的面前,我刚想跑,可是来不及了,我只好故作镇静地把脸转向她,只见她来到我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可找到你了,上次没等她说完,我就极力辩解说:没有,我不知道。她说怎么,这手套不是你的?我已经问了好几个在我那买书的人了,都说不是。看来她有些失望了。

我一看,那不是上次爸爸给我买的那副红手套吗?我怎么没注意什么时候丢的呢?是,是我的。我尴尬极了。她笑着说:可找到失主了。说着把手套递给我。我刚想说声谢谢,可是她已经走远了,那个红围巾时隐时现。

我楞了好久,终于向人群中跑去,向那个红围巾跑去

 

指导老师:丁鸿雁

 

 

一位评审委员的话

奚密

(美国戴维斯加州大学中文教授)

 

去年是我第一次担任树华基金会的评审工作。所以我并不能代表其他的评审委员说话,只是在这里简单地表达一下我在阅读了一百份以上的申请文件之后的一点感想。

首先,我觉得树华基金会所制定的申请规章相当完备。如同许多美国的奖学金机构,它的申请文件包括申请表格,学生成绩单,和推荐信。也就是说,除了客观的资料外,评审委员也可以接触到一些小朋友个人的想法。如果说前者提供的是一种平面的视角,那么后者就增加了某种程度的深度。在看这些申请资料时,我固然重视每位小朋友客观的生活和学习情况,但是,同样重要的是他(或她)的自传。我希望看到的自传首先必须是小朋友自己写的,而不是大人代写的,(譬如,不必因为担心字写得不好看就请大人帮忙。)

其次,我希望小朋友能以简洁而具体的文字介绍一下自己的家庭状况和学习兴趣。很多小朋友也谈到他(她)们将来的理想,这也是很好的。总的来说,我认为只要是诚实的,自发的,出自小朋友内心的话,总是那么的真挚感人。而相反的,如果是过分修辞性的或公式化的作文,那就失去了自传的意义。

我去年印象中很深的一篇自传是一位小朋友谈到她的父母离婚,当她母亲生病在床时,她的父亲不但没有半点怜恤之心,反而把她仅有的一点积蓄也抢走了。因为这段痛心的经历,这位小朋友从此拒绝叫他爸爸。我举这个例子并不表示我对这位小朋友的经历作了任何价值判断。(毕竟这是一个非常个人的,而且我相信也是非常痛苦的决定。)我只是用它来说明,象这样的一篇自传绝对不是旁人可以代笔的。它自然而深刻地刻划出这个小朋友的人生观,具体细微地反映了她的性格。在看了她的自传后,我祝福她能如愿以偿的完成教育,作一个独立的、坚强的人。

在阅读小朋友的自传时,我常常觉得我们是面对面的在谈话,透过他(她)们的自传,我真的好像认识了许多小朋友,我从心底珍惜、感谢这份缘分。作为评审委员,这是最让我难忘的经验。

 

 

重要通知

1、为保证下一年能继续得到奖学金,请在五月一日以前将所附年度登记表填好寄出。

2、如果学校或地址有变动,请将所附表格填好随同年度登记表一起寄来,以保证顺利收到奖学金和辅导员的信件。

3、请继续与辅导员通信。他们对你进步的报告是我们考虑能否继续你的奖学金的重要参考因素。

4、如果有意见、来信或文章希望刊出,可以寄到表格上本基金会在北京的地址。

 

树华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