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 北 行
柴淑芳

从来没有想到会去探秦岭访青海, 然而今年却随著树华教育基金会访问受奖学生的机会, 去了一趟中国的大西北, 见识到当地真实的面貌.

树华每年的十月都有一批义工自费组团到不同地区实地考察. 今年所定的地区是陜西,甘肃和青海.

为了省钱, 我们一行四人于十月十一日凌晨搭韩亚航空班机由旧金山经汉城飞西安. 五六年前游丝路时来过西安. 没想到数年不见, 西安比以前更繁华, 更商业化了.到处是人, 到处有新的高楼, 完全一幅现代化的大都市面貌呈现眼前! 计程车司机热心地介绍说, 西安是靠旅游及教育而繁荣的. 旅游可想而知, 毕竟西安是中国的古都,

有著看不完的历史遗迹与文化遗产. 但是教育却从何说起呢? 原来西安拥有全国最多的大学. 司机自豪地说, 所有的父母送儿女上大学时自然也会额外地消费一些, 这样就带动了西安的经济, 繁荣了西安的市面. 但我们不是来旅游的, 住进了预定的旅馆就赶紧与租车公司接洽, 然后我们四人乘车直奔秦岭山区.

商洛县的商州市是我们访问的第一站. 感谢甄选老师杨守国的细心安排, 在我们还在路上的时候, 他已召集了接受树华资助的学生等候在我们要住的旅馆会议室里, 一见面场面非常热情, 接下来分四组与同学们个别面谈, 从他们刚填好的新的资料表上希望对他们的学习和他们的困难以及奖学金的领取多一些了解. 短暂的相聚在分别时竟然也有依依之情! 我们不得不挥别同学们赶往另一项此行的重要任务----家庭访问, 实地去看看接受资助的孩子们的家庭是否符合贫穷的条件.

杨老师是商洛师专的副校长, 他的桃李满山区. 接下来的两三天就由他陪著我们翻山越岭穿洞过河地走遍了秦岭的漥漥沟沟, 探访了山区五六所学校, 面谈了数十名受奖的学生, 也做了必要的家访. 山区的孩子们住的非常分散, 若要走读, 走到天黑也到不了学校, 只好住在学校. 而学校所能提供的也只是一间教室大小的房间, 却要容纳一百多位的住校学生, 不晓得他们是怎么睡觉的? 所有住校的学生每个礼拜回家一次. 他们每个礼拜六一早走路回家, 礼拜天中午带著一周所需的面粉和油再赶回学校. 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就是这样生活著, 这样学习著.

当外面的世界在日新月异地变化时, 山区的人们却守著世代相传的生活模式在为基本的生存而搏斗! 在我们访问过的学生家庭中, 大多数都是家徒四壁, 屋内仅有一个炕, 一个灶, 一张桌, 两把椅. 有的甚至连桌椅也缺少. 真的是到了只能解决吃和睡的状况! 杨老师陪著我们一路走乡穿镇, 却也没忘不时地指点告诉我们这里是吕布与貂蝉的故乡, 那里又是李自成战败后休养生息的所在. 倒也使我们增添了不少思古之幽情.

所谓的“靠山吃山, 靠水吃水”, 然而秦岭这座分隔中国南北水系的大山竟然没啥可靠. 地下没有天然气与矿产, 地上又无平地可供耕种, 实在没啥可以输出, 不得已, 陜 西省的省长只好想出了劳务输出的办法, 把男人送往河南去打工, 把妇女组队送往新疆去采棉花. 这样倒也解决了不少的经济压力. 如此德政, 陜西省长不愧是一位“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的父母官.

在山阳县面对著由四面八方聚集来的接受树华资助的孩子们(他们当中有许多

生平第一次进县城, 而且是头一天坐了一天的车子才到的), 杨老师语重心长地讲了一个故事来鼓励他们. 他说从前有一个小孩看见被大浪冲到岸上又被困在浅滩的小鱼, 就一条一条的把小鱼放回大海. 有人问他, 这么多鱼, 你怎么放得完? 他说, 放一条是一条吧! 同学们, 你们得到了树华的资助就好像被放回大海的小鱼, 要好自为之!

也许杨老师自己是出身于山区贫困的家庭, 由于别人的资助才得以完成大学的教育, 他特别重视树华的奖学金, 但愿我们能多放几条小鱼回大海吧!

出了秦岭山区我们又前往蒲城天水靖远做同样的探访. 所见的情况与山区不相上下. 令人不解的是, 在靖远家访的十个家庭中竟然有一半是单亲家庭. 其中有离婚的, 但更多的是被遗弃的精神病患者. 无法忘记那位泪流满面的老婆婆诉说着女儿被遗弃后的种种, 一再感谢树华的资助. 眼望着面目清秀表情痴呆的女儿, 好像一切都有了指望. 我不禁为那条刚放回海里的小鱼捏把冷汗, 他肩上的担子何其重呀!
这几年中国在高喊著开发大西北, 已建了不少的公路, 铁路和学校. 青海省的省长就喊出, 要致富, 先修路. 投下巨资在清冷的青海高原上新建了多条柏油公路. 由于中国政府在积极推行普及九年教育, 西北的学校也都在这一两年内变成了三层或五层的楼房. 至于资金来源, 据说是中央政府及地方各出一部分, 另一部分是向建筑商贷的款, 将来怎么还钱似乎没有人知道, 先建起来再说. 看来开发大西北已不是只叫叫的口号而已, 它真的动了. 可是中国缺的不是硬件, 而是如何提供人们足够的资金去上学, 去用这些校舍.

新建的高速公路使得由天水到兰州只花了四个小时的时间. 在兰州, 李黎加入了我们的队伍, 从此变成了五人行. 每天仍是早出晚归, 尽量多看看. 我们也发现了一些不太尽职的甄选委员, 产生了一些不符实情的学生. 这当然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 找出真相, 加以改正.
也许青海在人们的心中被认为是高寒贫瘠的地方, 那里获得的外来援助似乎也比别的地方多一些. 不记得是在民和还是在大通有青树及欣欣的捐助. 在巴燕乡除了有清华的毕业生在那里轮流培训电脑外, 更有由美国德州派去的英语培训人员在暑期时去培训两个月. 原来有一位叫白大卫的美国人小时候曾在巴燕乡住到十八岁才回美国德州念书. 如今他已七十多岁了,却念念不忘小时候的故乡. 他连络了德州的诚信基金会, 除了送英语培训人员外, 还在当地捐建医院. 看来他对中国的热爱不亚于海外的华人, 也许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在众多的藏族回族寺庙之外还发现了一座基督教堂! 扶弱济贫是人性的光辉一面, 我竟然在青海发现了有英国领事馆及韩国人捐助的简陋的学生宿舍.

化隆有六位树华资助的学生得去看看谈谈. 刚好有一位叫张艳花的女孩子今年由化隆中学毕业考上了青海省的交通学院. 她是树华辅导人李自洁五六年来一直辅导的学生, 这一次在西宁见了面, 双方都非常高兴. 管李自洁叫李爷爷的张艳花在五年级时死了父亲, 高一的时候死了奶奶, 如今家里只有爷爷, 妈妈和妹妹, 靠著种几亩薄田过日子. 李爷爷带来了李奶奶及他自己送给艳花的礼物并请她大吃了一顿.

第二天刚好是礼拜天, 张艳花可以陪我们一同去化隆她的母校做探访. 由于多了半天的相处, 李爷爷对艳花的家庭更多了一些了解. 原来张艳花的妈妈为了她念交通学院, 以百分之三十的高利贷向人借了五千块人民币供她头一年大学的费用. 真没有想到这条在树华资助下奋力游回大海的小鱼如今正遇到了吸血鬼在吸她的血! 李爷爷不能让他的小鱼沉下去, 他马上给了张艳花五百块人民币另加一张五百元美金的支票叫她赶快回去还债. 张艳花何其不幸生长在这贫穷落后地区的贫穷家庭里, 但她又是何等幸运被树华找到了她, 又遇到了慈祥的李爷爷!下午我们还要去湟中湟源探访, 与张艳花分手的时刻终于到了. 对树华的李爷爷张艳花的内心有著太多太多的感激, 她竟抱著张笑枫会长久久不肯放手, 脸上流下了一串串眼泪. 对于疼她的李爷爷, 张艳花更有著难舍的感情. 她抱著李爷爷时眼泪就更流个不停, 这让坐在车内等候的我也不禁为之鼻酸! 当车子缓缓滑动的时候, 我看见她还在不停地擦眼泪.

循化是我们此行的最后一站. 那里是撒拉族回族自治区, 有回族的学校也有藏族的学校, 藏族的小孩比回族的小孩要多辛苦些, 因为他们还要必修藏文. 那里很贫穷却没有外来的援助, 树华也没有学生在那里. 负责学生工作的义工这次就想在那里找寻合适的甄选老师以便展开树华的工作. 据已退休的王老师说, 那里最需要的是英语老师的培训, 许多教英语的人自己都讲不清英语. 他急切地盼望能早日实现这个愿望.
中国的人口太多, 一胎制是必要的, 所以到处可以看到“晚婚, 少生, 优生, 幸福生活”的标语, 可是这些标语对西北地区的人并不奏效, 他们家家都有好几个孩子. 但是另一个标语“要致富多读书”似乎被当地人接受了. 他们尽一切可能让孩子读重点小学重点中学, 然后再挤重点大学的窄门. 学校的好坏当然也就以升学率的高低来决定了. 难怪为我们开车的那位回族老板兼司机的小丁肯花一百元人民币一个月送他的孩子去念重点的幼儿学前班了.

离开西北地区已经一个月了, 脑子里想的还是那里的人那里的物. 更想著那群被困浅滩的小鱼要怎样才能重回大海?

 
© 2010 - 2018 树华基金会,版权所有
邮政The SOAR Foundation
 P.O. Box 515
 Union City, CA 94587
电邮:office@soaronline.org
网址:http://www.soaronline.org
地址:4 Union Square, Suite H
 Union City, CA 94587
电话:(510) 675-0680
传真:(510) 675-0160